APUS创始人李涛沉下来与走出去解析互联网新经济的变迁逻辑

12月10日报道

今天我们必须得意识到出海不仅仅成为中国经济,更成为今天所有的互联网人,特别是我们在创新技术领域的从业者,最重要的一个选择。

中台建设。为什么要讨论中台?中台不是技术理念,中台从本质上是一种思想。未来不仅仅在技术上构建中台,大数据、云服务构建中台包括增长能力,也会中台化,商业化的能力也将中台化。通过中台建设,让我们的服务在多个产品线、事业部之间自由切换,从而提高整个工作效率。

如何通过模式创新找到新的增长点,找到新的蓝海?我们把这个趋势总结为两个核心的趋势,第一个趋势叫“走出去”,第二个走势是“沉下去”。

第二,因为我们看到目前处在新的情况,出海的企业越来越多,海外全球发展的获客成本也在快速增长。那么对于今天的创业者来讲,可能需要抓紧时间。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我们开始准备走出去的时候,我们认知到,中国互联网走出去可能也要分为三个阶段,我们把它定义为从系统工具阶段到内容阶段,再到服务阶段。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三次变迁

产品与增长商业化的综合平衡,要考虑好生态平衡。早期的互联网出海企业更多在产品、增长上花了很多功夫。而今天的形势让很多出海开发者、创业者感受到了深深寒意,其中第三方特别是以Facebook、Google为代表的平台,不是那么友好。所以,这对于开发者、创业者来讲,除了产品与增长之外,一定要把商业化补齐,只有实现产品、增长、商业化三足鼎立,才可以在出海这件事情走得更稳更扎实。 高度重视大数据与云服务。未来互联网企业都将在云上,对用户的画像通过大数据完成,只有大数据才能更精准地对用户进行画像,更好地帮助产品判断用户所处的场景,从而获得场景上的优势。

第三,针对全球不同成熟度的市场,也有一些重要的策略或者思想。总结成四点:

李涛分析认为,中国互联网产业经历过早期的向外学习阶段后,迅速过渡到了本土互联网势力崛起期,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已经形成了巨头用户与流量的垄断效应。在这样的效应下,中国互联网就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新的流量从什么地方来?这促成了中国互联网的“沉下来”与“走出去”。

但9月底有报道称,中国投资方已经放弃了投资JDI的计划。但JDI随后表示,正在寻求一笔至少500亿日元的融资交易,有望在10月底敲定。其中包括苹果的2亿美元投资。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互联网一只非常领先的创新势力。中国互联网的先进程度与领先性在全球与美国是并驾齐驱,成为全球两个互联网最重要的发动机。我们有能力也有实力能够把中国互联网向海外输出。

无论是阿里系、腾讯系,以及京东、美团,都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把传统生活当中所有的服务搬到网上,提升用户的效率,提升用户生活的品质,同时也可以获得更大的商业回报。

基于此,APUS本身建立了自己的大数据中心和平台,通过APUS大数据平台,我们对用户进行了非常精准的画像,每个国家、每个地区甚至可以精准到每一个省、民族、语言,甚至每个人需要什么。

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海外取得如此快速的成长呢?我想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点。

APUS的快速成长之道

其实早在2015、2016年的时候,有非常多做电商、金融的企业去了印度、印尼,可能那个时候为时尚早,的确没有一家可以赚到钱。原因是什么?因为市场不够成熟,用户的消费能力、经济水平还未达到能够消费我们可以给他提供的消费服务内容的阶段。

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路,APUS在过去五年时间的发展下,市值已经超过120亿元,每年收入超过10亿以上,有30%以上的利润。在业务上,APUS在全球获得14亿人口,覆盖了200多个地区与国家,提供20多种语言。其中,96%的用户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这也说明新兴国家,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需要我们提供的定制化服务的。

12月10日,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新势力·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武夷山水庄隐沫度假酒店

时代在进步,度假需求在变化,而隐沫一直在努力。这份“创意设计奖”属于所有隐沫的投资方、顾客、粉丝,把这份隐沫的荣耀,分享给大家。

过去二十年,中国互联网产业历经三次变迁。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而在“走出去”的新势力上,APUS力量相当。李涛表示,中国互联网“走出去”的路径可以被认为是从系统工具阶段到内容阶段,再到服务阶段。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路,从2014年发展至今的五年里,APUS在全球提供了包括从操作系统到安全软件、浏览器、相机、搜索等软件,通过这些服务最大限度地满足了用户的需求。

2014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就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在所有的创新互联网从业者身上,就是:新的流量从什么地方来,新的用户从什么地方来。所以,中国互联网从2014年到现在,开始进入第三波浪潮。

未来在第三个阶段也就是从2020、2021年开始,我们可能更多要通过内容产品来满足新兴市场国家的需要。

第一个阶段是2014-2018年,最主要的就是为海外用户提供包括安全、浏览器等各种各样的工具软件,从而建立起一个巨大的用户基础和用户入口平台。

另外有一只力量就是走出去,即以APUS为代表的一股力量。APUS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道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全世界有77亿的人口。但在2014年,77亿人口里面只有30多亿人口能上网,还有35-40亿人口是没有上网,这也就给我们留出一个巨大的空间。

无锡南长街隐沫度假酒店

第二个阶段是2018年开始,互联网“走出去”是以内容走出去,为用户提供视频、阅读、游戏的产品,通过这样的内容产品满足新兴国家用户的需要。

第一个阶段1996-2004年,我们在向美国互联网学习,中国互联网市场迸发出巨大的热情。

当前,JDI约60%的营收来自于苹果。苹果之前很少救助陷入困境的供应商,而此次之所以力挺JDI,是因为JDI陷入窘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iPhone销量低迷所致。

在海外未来的竞争除了审时度势,看到巨大的蓝海市场之外,中台复用,无论是时间成本最低还是人力成本最低,更重要的就是自身效率的提升。

据悉,苹果已经同意缩短付款期限,并向JDI投资2亿美元。今年10月就有报道称,苹果将通过缩短付款期限的方式,进一步支持其屏幕供应商JDI。

第二个阶段从2004年开始,一直到2014年,在这个阶段本土互联网势力崛起,到今天中国互联网已经形成巨头用户与流量的垄断效应。在这样的效应下,创新的互联网企业如何走出创新之路?在这样的巨头垄断的情况下巨头是如何完成创新、完成自我的进化?这恐怕是今天所有的互联网从业者都要关心的问题。

因此,无锡南长街隐沫度假酒店以自己独特的建筑风格、潜心的内涵沉淀脱颖而出,斩获广州设计周的“创意设计奖”。

除此之外,无锡南长街隐沫度假酒店的设计还融合了江南特色,酒店位于古运河旁,南长街尾,你可以先走过南长街的历史长廊,沉浸内心的浮躁,再来到这栋隐于繁华市中心的民国风格建筑,找到舒适和宁静。走几步来到古运河旁,感受古运河的历史文化气息和江南水乡的柔情。

“沉下去”,“走出去”

本次广州设计周的主题是“新生FRESH!”,新生变,变则通,通则久。这与隐沫所秉承的第一性原理 –“出奇”不谋而合,《孙子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不固守常规,突破常规思维限制,出奇制胜。隐沫一直朝着正确的方向,并且脚踏实地,紧跟潮流的步伐。

隐沫奉行“一店一设计”的设计理念,每一个酒店都拥有不同的属地风格,不一样的地方有不一样的隐沫。来客可以在泸沽湖看到天水一色的天空之境,品味摩梭人的细腻多情;也可以在卧龙陪伴憨态可掬的国宝熊猫,体会甘海子的宁静与神秘;还可以在武夷山占尽人间美,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隐沫可以带大家去到心中的桃花源,去体验丰富多彩的人文地理。

第三,以印度、印尼为代表从南美到东南亚到非洲等庞大新兴国家,他们互联网远远落后于中国5-8年。全球互联网发展不均衡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机会,让我们看到海外差不多超过30亿的蓝海市场。

如果你的企业不缺钱,你的目的是更快发展用户,印度市场是非常好的选择。因为整个市场迫切需要多种互联网产品与服务到这个市场,来满足当地用户的需要。印度有13.2亿人口,预测未来上网人口在10亿。但这个市场叫好不叫座,很难赚到钱,在印度市场赚到钱可能还在三年之后。 美国市场,今天出海者要高度关注美国市场,因为无论是美国用户还是美国的广告主,他们更愿意付费。 欧洲市场。欧洲市场大家需要采取的策略就是精耕细作,欧洲几十个国家,各种各样的语言,不同的背景文化,你想在欧洲赚大钱,需要精耕细作,扎根下去。真正针对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都能够为他们做更好的定制化服务。比如荷兰,这是个非常小的国家,但这个国家北部说德语,南部说法语,还有自己的荷兰语,所以语言本身是极其复杂。这就意味着,进入欧洲市场就可能要面临这样的市场和挑战。 东南亚市场,中国互联网之所以要去东南亚市场,一是因为我们有文化上的势能优势;二是经济上有辐射范围;三是经济联系紧密。我们有能力为他们定制多元化服务。更重要的是东南亚国家有着庞大的人口,所以每一个国家对出海创业者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而无锡南长街隐沫度假酒店就是一个设计型的酒店,酒店由三位国内知名新锐设计师联袂打造。五栋建筑尽显民国风貌,具有历史感的冷灰色富有质感,而屋内的红棕色装饰主色又让人感受到民国时期的复古感,每一个融合现代和民国时代的细节设计,都能让人产生情感的共鸣。在这里待一天,就可以享受历史感与现代艺术碰撞。

记者了解到,11月30日,信阳市商城县公安局已从印度尼西亚成功抓获并押回25名冒充公检法机关诈骗的嫌疑人。

中国互联网今天已经发展到第三个阶段,全球互联网也在第三个阶段探索,就是如何通过各行各业的服务,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提供给用户。今天大家一直谈到的下沉市场、O2O,本质上就是把传统生活当中的吃喝玩乐都搬到互联网上,满足用户的需要。与此同时,企业本身也得到快速的增长。

那么,企业如何在未来高度竞争的海外市场,更好地做好自己的内功?李涛认为,企业在未来高度竞争的海外市场需要做好三点:产品与增长商业化的正态平衡和综合平衡;高度重视大数据与云服务;技术上构建中台,增长能力,商业化的能力也需要中台化。

JDI今年4月曾宣布,将从中国投资方和公司股东获得1170亿日元(约合11亿美元)的注资。其中,中国投资方为嘉实基金(Harvest Fund)和台湾地区触控面板厂商宸鸿科技(TPK Holding),他们将通过购买股票和债券的形式对JDI投资800亿日元(约合48亿日元人民币)。

猎云网了解到,五年的海外奔跑,APUS的市值已经超过120亿元,每年收入超过10亿以上,有30%以上的利润。在业务上,APUS在全球获得14亿人口,覆盖了200多个地区与国家,提供20多种语言。

事实上,可以看到从2014年开始,所谓的“模式创新”即,2015年讨论的O2O,2016年有互联网金融,2017、2018年我们一直都在沉下去,怎么走到下沉市场,怎么能够把三四五六七八线城市发掘出来,这是在沉下去路径上走的工作。

正因为这样,APUS可以帮广告主把他们的广告投放出去,更好地为用户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服务与内容,而不打扰到用户。再就是建立好的云服务,未来所有的客户端都是一个触点,我们通过云把服务通过各种各样的接口与触点连接用户。也就是说,未来很多互联网企业能给用户的产品也绝对不只是一款产品,可能是产品集群、产品矩阵,怎么样更好地定义好产品定位,满足他们的需求?就需要上云。

首先感谢猎云网有这样的舞台,让我介绍一下关于APUS出海的经验。今天讨论最重要的一个话题是讲新势力。我想在这样的寒冬里,最重要的新势力就是出海。

APUS过去两年依托全球网络建立起APUS云,在欧洲、北美建立起APUS云连接,通过这样的方式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帮助政府的内容与服务走出去,我们也希望将来APUS云能够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与此同时,APUS云可以实现与AWS云、华为云、阿里云、腾讯云无缝衔接,但我们的成本比他们低60%。

以下为李涛演讲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中国互联网发展到第二个阶段的时候出现了内容产品,从早期的优酷、土豆、爱奇艺,到今天的头条,包括像海外的Youtube等所有的产品都在巨大的流量基础上,探索如何更好地满足用户在精神、内容层面上的需要,能够更好地通过提供内容给用户,从而获得巨大的流量与用户的支持。在这儿,我特别强调用户与流量这两个概念,流量更多是通过广告的方式可以得到更大的商业回报,用户自己会通过IP的方式付费给我们。

峰会上,APUS创始人李涛以《新经济的变迁逻辑:沉下来与走出去》为主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从中国互联网产业历经的三次变迁,到“沉下去、走出去”的大热趋势,再到高度竞争的海外市场攻占之道,李涛进行了具体分析。

隐沫创新性地提出度假生活方式理念 — 沉浸式度假。践行符合当下旅游服务需求的品牌理念:沉浸于当地,沉浸于当下,沉浸于当中。倡导为客户提供“深度的参与感”,打造“乐而忘返的体验式度假空间”。以“度假生活呈现者”为愿景,“生活在别处”为使命,赋予探索心灵的都市人群全新的休闲意义:融入当地,探索新知,留下记忆。

第一,今天中国互联网出海已经成为全民大趋势,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谈出海,因为不出海就意味着没有新的增长点,不出海没有蓝海,不出海就没有新的爆发式增长。

我做出海五年,从来没有一年像今年这样,出海成为所有人讨论的话题,出海从创新企业到网络巨头都是不可忽略的一个话题。某种意义上来说,习总书记在2013年提出来“一带一路”战略的时候,可能很多人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出海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选择。

今天APUS也把从用户增长到商业化变现到大数据、云服务与整个信息化平台打造成了中台服务,我们也希望在未来出海的道路当中,APUS的生态系统可以赋能更多中国互联网企业,与所有出海的企业一起共赢。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国家2013年的时候提出来“一带一路”倡议,这个倡议不仅仅是中铁、中建、中投这些基础建设走出去,更重要的是中国先进生产力与中国创新的走出去。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讲,给中国互联网,中国所有的创新企业家都吹来了一阵东风,对我们而言这是国家政策的巨大支持。

为何隐沫可以在其中脱颖而出?

为了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重新蓄力,2019年,猎云网携全新品牌“新势力(New Force Summit)”亮相。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

谈完了外部环境,一个企业如何在未来高度竞争的海外市场,更好地做好自己的内功呢?我们也总结了以下几点:

此次盛典上,猎云网将通过六个版块分享创业者和投资人在智能制造、文娱、零售、医疗、教育、汽车等领域的启发性的观点和行业前瞻,围绕多个维度,分享科技和产业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握未来新方向。

如果要走出去,我们要干什么?

全球互联网在过去20多年发展过程当中,一共形成了三个重要的生态模型。第一个是流量入口模型,无论做系统、做工具、做门户,本质上是构建流量用户。在这样的平台上,当我们为用户提供了免费的产品、免费的功能,获得用户的青睐,从而形成巨大的流量入口的时候,其中的商业价值也就毋庸置疑,更多的商业回报是通过广告。

作为iPhone手机屏幕的长期供应商,JDI早在2015年曾与苹果公司达成一项协议,在日本建立一家新工厂,为苹果的产品生产LCD面板。这是一个非常昂贵的项目,花费了JDI约15亿美元的资金。但四年后的今天,苹果不断变化的命运使JDI陷入困境。

本次12月设计周蓄势已久,也十分盛大。来自20多个国家近1000家高品质品牌聚集盛会,4天展期,120+场活动,300位设计大咖出没……

信阳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侯钦东表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不仅危害社会稳定、侵害民众的财产安全,而且逐步呈现出由境内向境外转移的态势,打击难度日益加大。希望全市公安机关认真总结此次行动的成功经验,不断提高打击犯罪的能力和水平,切实保护民众生命财产安全。(完)

APUS从2014年创立到今天,就是希望通过系统与工具类的软件,为用户提供上网平台和入口。到今天为止,APUS在全球提供了包括从操作系统到安全软件、浏览器、相机、搜索等软件,通过这些服务最大限度地满足了用户的需求,帮助用户替换掉原来可能没有那么贴心的Google GMS服务。我们看到小米在做自己的生态,华为也在做自己的东西,我们为用户订制他们需要的内容,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