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句喊话安全感爆棚!

今天,江西省中考开考

早上,借宿鄱阳县鄱阳中学体育馆的

7月3日,医务人员(左一)模拟带领发热考生(中)从隔离考室专用通道进入隔离备用考室。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刘伟称,他在触手直播官微下要工资,但对方将官微下面要工资的信息已经全部拉黑。同时,他表示即便是不发工资的情况下,触手直播也让他直播。“不播就说我违约。”

微博上,触手主播刘伟(化名)也分享了自己自4月以来的讨薪经历。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随后,又有一位匿名用户爆料了更新的细节。其表示,触手直播老板在之前召开了视频会议中表示,全员离职拿本月工资,不给任何赔偿,若不同意也可以去仲裁走法律途径。这位用户还表示,“一旦仲裁,本月工资也拿不到。”

从4月开始,就不断有触手主播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爆料,称已经有几个月的薪资没有结算,但平台还要求主播继续进行直播。

一面,直播电商的“井喷”状态。

记者在现场演练中了解到,“疑似病例”考生从测量体温到进入隔离考室,仅用了不到20分钟。如果隔离考室开考晚于正常考试时间,考试时间可往后顺延。

各地考场应采取通风等措施适当降温

据天眼查显示,5月18日,触手直播运营主体杭州开迅科技有限公司新成立了一家名为“上海楚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分公司,公司法人为触手TV创始人兼CEO曹建根,公司由杭州开迅100%控股。这样的操作似乎是在证实之前主播们的猜测。

“考点里有校医和来自疾控部门的专业人员,会对考生的症状进行综合研判,及时给予适当处置。考生结束考试后,还会由专人进行核酸检测。”隔离考室监考老师罗曙说。

接下来,他又两次询问工资什么时候到账,但对方都表示,平台已经就款项和经纪公司进行结算,因为疫情不可抗力原因,结算工作略有延迟,并称平台也将催促经纪公司尽快向主播支付合作费用。

“2019年,其实是我们触手创业过去4年里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整个互联网行业坏消息绝对多于好消息。”今年1月,触手直播CEO曹建根还曾感慨去年过得艰难。

隔离考室的讲台上摆放着体温枪、消毒液、一次性手套等防疫用品,考室内仅摆放了四张考桌,座位间距达2米以上。此外,每张桌上还放着一份《告家长书》:“我们为您的孩子启用了备用考场,考场设备设施和时间安排与其他考场是同等条件”“考试完成后,您和孩子都需要严格佩戴口罩,不得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学校送考大巴,尽量不与其他人近距离接触”……

对此,有主播从知情人士得知,当时触手直播和百度谈崩了,因为触手要价太高。但对方表示,触手以后不再是一家直播平台,会向公会靠拢,把主播带到别的平台直播。“据说是快手。”

“触手TV倒闭了。”两天前,有触手直播员工在互联网职场社交平台上爆料后,又有人评论,“凉凉了,只保留了法务,其他员工一律滚蛋了。”

周南中学高二学生张思宇扮演一名“疑似病例”。“在复检室里,疾控人员询问我‘病情’的同时还一直对我进行心理疏导,告诉我‘不要紧张,只是简单检测一下,不会影响考试’。”

没想到,最艰难的还不是去年,而是今年。

2020年1月初的触手活动中,触手还对外表示,2019年全年的公司营收在6亿左右,目前已经实现了盈亏平衡。当时,公司CMO杨淑玉还透露出在国内上市的意愿。

7月3日,医务人员(中)模拟在体温复核区的休息区内安抚体温偏高考生情绪。考生在休息区稍作休息后将接受二次体温检测,防止气温过高、情绪紧张等对考生体温造成影响。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据悉,触手直播的日活跃主播达50万,第一大门类《王者荣耀》日开播主播数超过8000,《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日开播主播数超过4500。2018年,触手给出的官方数据是,主播近千万,日生产700万分钟内容。

触手直播也曾辉煌过。

一面是直播电商的“井喷”。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9610亿元比去年翻一番。

刘罗春告诉记者,隔离考室是疫情下高考的特殊设置,每个考点都将在高考前进行考务人员的集中培训、组考演练,以确保考生安全、考试顺利,“其实对考生而言隔离考室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

当时,还有百度内部人士表示“确实在看相关公司和项目”。

此外,18日至19日

有用户甚至表示,“2月份的工资99.9%的主播都没有收到。”

时间到了2020年2月,受国内疫情扩大的影响,直播行业呈“双面”发展。

在移动游戏爆发的风口上,赶上流量为王的时代,触手也曾获得过不少资本的青睐。

今年4月,曾有媒体爆料称百度将收购手游直播平台触手直播,双方在3月末时曾达成合作,触手直播将独家运营百度旗下所有游戏直播业务。但双方均未正式回应此事。

触手被传全员解散 主播爆料欠薪

30日,铅笔道向一位接近触手直播的知情人士求证,对方透露,对于关站和快手相关的传言,目前还无法盖棺定论。目前可以确认的消息是——部分主播受经纪公司指派,将独家直播平台由“触手”转换到了“快手”。

对于网传触手直播全员解散,以及主播欠薪一事,铅笔道向触手官方求证,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游戏直播行业洗牌尚未结束

之后,张思宇被医务人员引导至专用通道,去往隔离考室。考室里,两名监考老师身穿防护服,戴着防护镜、手套,对张思宇实行考场安检。

6月29日,铅笔道向一位触手直播官方求证,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刘伟又咨询触手官方客服,客服表示,“第三方尚在审核,也在积极沟通。”客服告诉他关注审核状态,若审核失败,款项会自动退回账户内,可以在次月继续发起提现操作。

“体温高于37.3摄氏度的考生,将由防疫专员引领到休息区休息,然后进行水银温度计复检,温度低于37.3摄氏度可正常参加考试。如考生体温仍高于37.3摄氏度,经综合评判考生身体条件适合继续参加考试,则启动备用隔离考室。”长沙市教育考试院院长刘罗春说。

 考试结束,隔离考室的组考工作仍在继续。“疑似病例”考生使用的试卷、答卷、草稿纸都要进行封装、消杀,单独存放等待专人领取。防疫人员还将对考室、考桌、门把手等进行消杀,为下一科目的考试做准备。

考生和家长需注意防暑降温

刚好遇到了前来考试的学生

与此同时,在网上一张触手直播告主播通知书截图也在流传,其称据合同约定,经纪公司将主播的独家直播平台由“触手”更改为“快手”。有人猜测,触手或已被并入快手。

触手成立于2011年,据统计,迄今为止,触手直播平台共获得7轮,超2.3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爱奇艺、启明创投、GGV纪源资本、顺为资本、谷歌等。

7月3日,开福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在模拟为隔离备用考室消杀。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值得一提的是,6月7日,还有主播在微博爆料,称触手已经注册新公司,以后会把主播带到别的平台直播。

今年3月1日,他将自己在触手直播获得的2月工资进行提现,共计4429元。本来是应该3月10日~3月25日之间到账,但直到4月13日,说好的工资依旧显示审核中。

6月7日,这位主播表示,一位和他关系很好的主播向他透露,其公会负责人说,像他这种没签公会的,2月工资不可能发,有公会的也只发了一半工资。随后,有另一位主播评论,称公会的也只是发了大主播的工资,小主播的都没发。

7月3日,工作人员(右)模拟为发热考生进行安检。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7月3日,医务人员在体温复核区模拟询问考生(右)身体情况。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

卖身百度不成 或与快手合作

不过,另一位接近触手直播的知情人士向铅笔道透露,对于关站和快手相关的传言,目前还无法盖棺定论。同时,对方否认了欠薪传闻,表示主播收到的通知是经纪公司指派通知,“可以理解为部分主播将独家直播平台转换到快手了。”对于公司是否已经开会解散员工,他表示并不知情。

还有主播爆料,收到触手直播告主播通知书。通知书显示,据合同约定,经纪公司将指定的独家直播平台更改为快手直播公司平台。

但是对于公司是否有解散员工,对方表示近期确实有员工离职。

经过多年的发展,游戏直播这个行业,走过了资本疯狂押注的高光时刻,也走过了大小玩家厮杀的阶段,头部玩家也已经涌现,占据着大量的用户和主播资源。但随着B站、快手等其他视频巨头的崛起,游戏直播行业的洗牌似乎并没有结束。谁能笑到最后,还是一个未知数。

@江西气象微博 提醒

气温较高,湿度大,体感闷热

在长沙市周南中学考点,校门前搭起的警戒桩、警戒带、遮阳凉棚整齐摆放,100余名“考生”在考点外间隔一米排队等候入场,接受红外线测温检查。

但也有主播认为,触手注册新公司是为了避免责任,把自己平台的主播签到他们控制的经纪公司里。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眼查上,也有不少用户留言抱怨触手直播欠薪一事。

事实上,今年受疫情影响,直播行业呈“双面“发展格局。

对于社交平台上的主播欠薪传闻,对方表示,”主播欠薪肯定没有,顶多是2月份的时候改成了人工提现,导致到账有延迟,已经通知到了所有主播,到4月份已经正常发放了。”

江西还有一次雷雨天气过程

“我可以想象,疫情下高考考生难免会情绪紧张,但是我从演练中感受到了考试过程中的安全、有序和组考的完备、贴心。相信即使在隔离考室里也一样能顺利完成这场人生大考。”张思宇说。

触手直播会陷入今天的窘境,其实早有端倪。

这家成立于2011年,伴随整个游戏直播市场崛起、日活跃主播达50万、获得众多资本关注的直播平台,更像是一个“剩者”,开始变得未来渺茫。

新华社长沙7月3日电(记者谢樱 张格)高考在即,针对疫情下的高考筹备工作也正在紧张进行。3日,记者参加了长沙市周南中学的高考组考演练,并独家探访“隔离考室”。

甚至在2018年,直播行业“千播大战”正酣,洗牌加速,触手直播也是为数不多的获得融资的直播平台。当年底,公司完成了分别由谷歌、爱奇艺、顺为资本等的1.2亿美元投资。但从2019年至今的1年半时间,触手直播就再未获得过资本的垂青。

一位用户称,“欠了我半年的工资不发。”

另一面却是其他直播平台的继续厮杀洗牌。随着背靠虎牙和斗鱼的合并被摆上台面,一直播被微博收购;全民直播和熊猫TV相继破产;如今,依靠“手游直播平台”的触手直播似乎也坚持不住了。

4月25日,刘伟再向客服询问工资一事时,对方表示,审核中的用户请近期注意银行卡余额变化,目前还在持续打款。但当他再次询问工资时,客服表示,没有其他业务问题询问,将关闭聊天框。“因为咨询人数较多。”

该知情人士还表示,主播的情况比较复杂,有的是有公会的,公会会拖延工资,有的主播是因为想违约,所以就说是平台欠薪,要根据每个主播情况去看。

7月3日,工作人员(右)模拟为发热考生安排考试座位。 新华社记者 薛宇舸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