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钟前从富士康“厂妹”到立讯掌门人王来春凭什么让郭台铭忌惮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钟微。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这不是人们所熟知的企业与掌舵者。

刚上市时,立讯精密的营收只有10.11亿元,利润也只有1.16亿。其财报显示,2019年立讯精密的营业收入是625.2亿元,毛利润121亿元,资产总计493.8亿元。

为此立讯投入了大量成本改善生产线,同时目前立讯管理着14万员工,东方财富证券曾提到其生产设备周转率达到11.1,这意味着立讯的设备利用率、管理水平要高于同行。

相比立讯精密在商业上的成就、在科技企业中的地位,人们对其创始人王来春这个名字及其故事有些陌生。不过,这样的情况持续不了多久。

立讯对纬创的收购,将产品代工扩展到iPhone产品上,相当于直接与富士康进行对垒。过去立讯每一次收购之后换来的订单,都是从竞争对手手中抢来的,而如今争夺的对象变成了富士康。

尽管外界期待“小富士康”能赶超、取代富士康,不过目前看来,两者差距依然十分明显。

在很长一段时间,立讯都被称作“小富士康”,这可能是作为门徒得到的最佳褒奖,但也可能是未来立讯成长的阻碍,而王来春必须为此展开行动。

王来春轻描淡写讲完了这个故事,但对于立讯而言,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

在王来春推着立讯继续扩张版图时,不免屡屡与富士康正面交锋。

那几年,立讯通过并购从消费电子,又扩张到通讯、汽车等领域,“集邮式”地进行技术、行业领域、客户的布局。

如果回溯富士康的成长路径,从连接器起家,到垂直整合、并购扩张,同时从始至终与苹果密切合作,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成功模式。而立讯作为后来者,必定不能一直依赖于原本的业务,以及来自富士康的订单。

不过,更难做到的是如何将这种关系保持下去,毕竟当苹果不需要时,也会被抛弃。只有不断提高自身在精密制造商上的能力,并形成壁垒,才能成为对方不可或缺的部分,从而打败其它对手。

时间回到32年前,富士康进入大陆建立了第一家工厂。当时中国电子产业正处于腾飞的起点,而郭台铭正是抓住了机遇的那个人。如今作为全球第一大代工厂,富士康的霸主地位无人质疑。

这一天,库克和王来春身穿蓝色工服,走在立讯工厂里,观看整个生产线的运作。库克时而停下,坐在女工身边细看其如何将一个个零部件放入耳机中,王来春则站在他们身后。两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而后库克将照片分享到了微博上。

自立讯几年前完成几桩大收购后,早已引起外界的关注,同时随着立讯版图的扩张,市值不断上升,王来春的关注度也水涨船高。

在王来春的故事里,郭台铭是不可缺少的人物。王来春鲜少接受采访,这让外界很难追溯其与郭台铭的渊源。不过,当时富士康刚进入大陆市场,郭台铭常常下一线、开讲座,王来春身为最高职级的大陆员工,不可避免会与郭台铭碰面。

不过,之后立讯首次IPO的招股书中,出现了郭台铭的弟弟郭台强治下的正崴精密。招股书中,发行前主要股东持股情况为:香港立讯持股89.17%,资信投资7.75%,富港电子3.08%。其中第三大股东富港电子,隶属于郭台强任董事长的台湾正崴集团。

富士康工厂环境恶劣,集体睡大通铺,洗澡只能去工地的小木屋,时常停水停电,甚至水质差到煮出来的米饭都发红。流水线上的工作也不轻松,为了不延误工期,加班熬夜工作都很正常。

不过,曾经的伙伴变成敌人、曾经的合作方变成了竞争方,这也许是郭台铭不曾料到、也无法忽视的事。

而立讯从半路杀了出来。2020年7月17日,立讯精密及控股股东立讯有限联手收购了纬创旗下的纬创投资(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纬创”)和纬新资通(昆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纬新”)100%股权。

赵小云离开后,林生的下属走进来告诉他,门口有几百位女工走上了其竞争对手江生的车。

王来春曾说,“我相信那句话,能与凤凰同飞的必是俊鸟。”立讯走到了与苹果并肩的位置,这值得让王来春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自信。

如果让年轻时的王来春说出库克在苹果的位置,她可能很难做到。但在多年后,他们站在了一起、相谈甚欢。

十年里,立讯的业绩增长了60倍。2010年上市当年,立讯精密营业收入10.11亿、净利润1.16亿。到2019年,公司营收已经超过625亿,净利润47亿。

这时,立讯已经是苹果无线耳机AirPods的生产工厂。AirPods在2016年面世后,引爆了耳机行业,成为了苹果自iPhone以后最大的爆品。一时之间,销量成倍增长,苹果急需缓解产能压力,而立讯在这一时间点抓住了机遇。

在苹果iPhone的代工工厂中,有纬创、和硕和富士康三家公司,它们均设在中国台湾,并在中国大陆设有工厂。其中富士康占据iPhone代工份额的半数以上。

郭台铭曾说,“富士康在中国大陆创造出很多个亿万富翁,王来春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小富士康”立讯与富士康的火药味则越来越浓,而外界对于两家公司之间的讨论越来越多了。

王来春这位曾经的富士康工厂女工,登上了福布斯排行榜。当她再次出现在流水线上时,是带领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参观立讯的厂区。

电视剧《打工妹》中的一个场景曾让许多人印象深刻:

而王来春创立立讯的过程,也屡屡出现郭台铭和富士康的身影。

同时它在资本市场的被认可度也在逐步提高,截止2020年10月28日,股价由上市时的1.48元/股左右上升到如今的59.36元/股,市值4145亿元人民币。在科技股中,立讯的市值已经仅次于宁德时代。

在永不停歇的流水线上,许多工厂女工就这样过了一生,而王来春的故事是一个非典型代表,亦是具有传奇性的:用11年的时间,王来春从一名女工,升至当时富士康内部大陆员工最高职级的课长。最终她离开富士康,成立了立讯精密,而这家公司2010年在深圳交易所上市,已经成为富士康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

模范女工赵小云要离开康乐厂。离职时,她的香港老板林生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小云小姐,你在康乐厂辛苦了,谢谢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了,我等着你。”

某种意义上,立讯的崛起是郭台铭与王来春各取所需的最终结果。如果富士康缺少产能与人力,那么立讯会为其提供。如果王来春想要让立讯活下来,富士康的订单必不可少。

“这是球队整体的事情,不仅仅是个人,我们需要达到一种平衡,让这些优秀的进攻球员能出场,而球队每个人都准备好在防守上组织起来,不给对手空间。在后防线,我们需要提高一些细节,这是显而易见的。”

郭台铭也很难忽视这一宣战的信号。据台媒《经济日报》报道,立讯收购案引起了台湾相关产业的震动,郭台铭大为震惊,高度关注后续发展。而郭台铭掌管的鸿海集团,也表示要积极应对立讯精密获得纬创资产后带来的产业风险。

二十多年,外界一直将立讯当作“小富士康”:创始人王来春从前是富士康员工;立讯早期依赖富士康的代工订单,上市时股东名单中也有富士康的身影;同时,立讯在后期的商业模式、发展路径,也与富士康十分相似。

在富士康成为苹果全球供应链中最大的一部分时,这家台湾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郭台铭)一直关注着鲜为人知的中国供应商——立讯精密。《日经亚洲评论》如此写道。

1998年,王来春31岁,她与哥哥王来胜拿出所有存款加借款,买下了香港立讯公司。而外界曾一度有数个版本的传言:郭台铭曾提供资金帮助,立讯是富士康的“马甲”,或是郭台铭以王来春的名义建立第二个富士康,对此王来春未有做过回应。

与苹果的合作,也从iMac的连接线材开始,拓展到平板、手表、耳机、充电器等品类上。立讯依赖的最大客户,不再是富士康,而是苹果。

AirPod的生产工艺并不简单,精密程度高,模组集成难度较大。库克曾夸赞立讯的制作工艺,这被认为是对其良率(产品合格率)的认可,这也考验着企业的生产流程和员工执行力。

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王来春也必定是郭台铭忌惮,并密切关注的竞争对手。王来春还会有什么突袭之举,而郭台铭又将如何应对?

“立讯就像早期的鸿海……鸿海不担心任何挑战,会跑得更快,拉大差距让对手追不上。”5个月前,鸿海董事长刘阳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中有警惕、有来自强者的高姿态,也有一丝宣战的意味。正如如今的富士康与立讯之间的关系。

当时立讯精密将11条AirPods生产线拓展为15条,超越了此前苹果的重要供应商英业达,并取而代之。

2017年底,库克结束了在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互联网大会,而后去往各地的苹果供应链公司,其中立讯的昆山基地是重要一站。

不过,此前纬创并未打入苹果高端机的代工业务,还曾因质量问题被迫停工。立讯需要进一步扩张,但也要改造纬创才能进一步与富士康竞争。

为了拿下苹果的订单,王来春先后收购了数家科技公司:2011年,立讯耗资10.77亿收购昆山联滔60%的股权,后者是苹果连接线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又收购联滔电子踏入平板电脑连接器领域,切入苹果平板电脑连接器产业链;收购科尔通电子科技,进入智能手机行业。

对于立讯在商业模式上与富士康的相似性,王来春曾向媒体表示,富士康的工作方式和经营理念对她影响很大,立讯发展过程中经历过许多挫折,但她坚持用在富士康学到的一套管理模式来经营。

“看看我们的阵容,从中场到攻击线,非凡的实力、人数和选项,我们在力争找到(攻守平衡)解决方案,力争组织好。”

就在富士康迈出这历史性的一步时,无数打工者跃跃欲试。他们成为了富士康在大陆的首批员工,也迎来了一次人生挑战。当时贵州日报曾刊登了一则《正安 300娘子军“出师”广东番禺》的新闻,可见年轻女孩正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主力军。

而为了避免发生富士康历史中曾经出现过的“员工十四连跳”等恶性事件,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立讯要寻找到更合适的方式,而不是一味压榨员工。

江苏纬创是一个投资控股平台,旗下主要资产是昆山纬新,后者是纬创在中国大陆唯一的iPhone代工生产基地。

立讯早期的大部分订单都是来自富士康。立讯精密招股书显示,2007年至2009年,公司向富士康销售产品的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7.73%、56.46%、45.38%,富士康是第一大客户。

就在10月26日,路透社报道称,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集团已成立工作组,以抵御中国大陆电子制造商立讯精密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对此,富士康集团回应:不实消息。

如今,立讯已经成功攻克苹果这一重要客户,并向富士康发起挑战,竞逐苹果全球供应链市场。高速发展的立讯,收获了资本市场的认可,市值已经超过了富士康。

云南、广西和贵州前期降水偏少,需防范强降水导致旱涝急转,引发滑坡和泥石流灾害风险。华南南部及沿海地区可能有热带气旋生成,需加强台风监测预警,防范台风活动影响。黄淮南部、江淮、江汉、江南、四川盆地东部、新疆等地部分地区仍需防范高温干旱及次生灾害风险。

王来春是其中一员,那年她21岁。她只读到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作为从农村赶到大城市的无数打工者之一,她的选择并不多。

无论真假,这则消息已经透露了近年来立讯的乘胜追击之势。

立讯还在成长,但其发展速度已经足以让郭台铭和富士康十分警惕。目前,立讯精密市值约4024亿元,超越了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以及富士康A股上市公司工业富联。

如赵小云一般,在富士康度过了11年的王来春,最终选择了离开。不同的是,王来春选择了自己单干。

相比之下,富士康在A股的上市公司工业富联拿出的数据分别是:4087亿元、336亿元、2056亿元。立讯与工业富联相差数倍,更比不上更大体量的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精密。

富士康在大陆成立的第一家工厂是深圳海洋精密电脑接插件厂,而立讯早期便是一家只能做连接线、连接器的小企业,富士康早期便成为了立讯的重要客户。其所在广州东莞、江苏昆山、山东烟台,也是围绕富士康设厂布局。

立讯绕过富士康去攻克苹果,是在8年前。王来春曾回忆,当时她看到了内部连接线这个产品供应线有机会,便带着方案说服苹果,一步步从被观察的供应商成为苹果的主力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