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FON3C数码配件让你”拿得起“却”放不下“

随着数码产品的不断涌现,一股有关数码配件的热浪在数码界翻涌起来,由于人类对数码产品的要求升高,数码配件的生产数量和种类也随之上涨。作为一名资深数码配件消费者代表,在购买数码配件的时候,最令小编头秃的莫过于在数码配件的大染缸里寻找优质配件。可谓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经过数次以身范险,终于让小编遇到了再也不担心会买到残次品配件的JUFON 3C数码配件。

野马财经就此质疑咨询华大基因相关人员,对方第一时间发来华大基因给证监会的最新回复函,回函显示“符合关联交易的审批流程,不存在损害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

JUFON 3C数码配件 尼龙外披+镀金接口=完美数据线

近日,华大基因收到深圳证监局的“罚单”,质疑其财务核算不规范,并要求在30天内整改,一时关于华大基因“虚增利润”的言论甚嚣尘上。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着4月8日,华大基因再收深交所的问询函,质疑其关联交易。

2018年年初,汪建的一句“公司所有员工必须活到100岁”,让华大基因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与百岁理论同时扬名的还有“员工中不允许有出生缺陷”和“不能死于心脑血管疾病”等言论。汪建的霸气言论在网络上引起反弹,其中百岁理论传播度最广,甚至有网友调侃,员工离职华大基因的原因是“怕自己活不到一百岁”。

因为太相信自己,所以对没有办法把控的资本就多了几分排斥。曾有媒体报道,有人通过汪建身边的朋友和汪建沟通投资华大基因的事情,对投资者而言,问“投资回报率是多少”,是最基本的投资准则。但是汪建直接怼回去:“没有回报,回报零”。

JUFON 3C数码配件除了数据线,同时还涉及了线控入耳式耳机、Type-c转换器、手机U盘、以及TF读卡器等配件的加工与生产,在3C数码配件领域,JUFON一直在努力,出色的产品一直是JUFON引以为傲的资本。数码配件选JUFON,独特体验带回家。

在创办华大基因之初,汪建就没有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来管理华大基因。《人物》采访汪建时,讲到一个细节:开会的时候,汪建说的最多的话是“你们信我的就行”,很少解释具体的原因。

然而上市之前,人们对华大基因的印象并非如此。

和2017年11月的千亿市值相比,截至目前华大基因市值已经跌至不到300亿。如果说其他公司上市是更上一层楼,华大基因上市则堪称“渡劫”,难怪其CEO尹烨曾无奈表示“华大已经把质疑当成一种常态”。

一位华大基因前员工在接受《人物》采访时就曾表示,“在商业环境和市场经济下的不适感和冲击,这都是来源于它的基因……包括一些公关,PR,教育,可能华大他本身的基因其实是没有做好充分的一个准备,在一个市场和商业环境下的一个公众公司、上市公司的形象和生态”。

问询函中主要涉及的关联交易方是深圳华大智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大智造”)。天眼查数据显示,华大智造是由香港华大基因医疗设备有限公司100%控股。

然而,从华大基因上市开始,其争议就没有停止。

早在“癌变门”和“举报门”之前,汪建的 “豪言”就让上市不久的华大基因“雷声阵阵”。

在华大基因不适应资本市场的背后,更多是汪建个人对资本市场的不适应。

然而,从最近的深交所扒皮来看,华大基因为自己“正名”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你看好华大基因吗?请在留言区写下你的评论吧!

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使得数码产品成为了生活的主力军,电量不足也成为了当代一大恐怖事件。这直接导致了产品充电次数的增加,数据线在当代人的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使得数据线的消耗也不断上涨。而在数据线制作方面,JUFON 3C数码配件是颇有见地。一览市面上各类数据线,顾客对其最头痛的莫过于接线口太容易破损,时间久了外披发黄难清洗,充电速度慢跟不上耗电节奏,用太久了接触不良易漏电等。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JUFON数码配件在数据线材料选择方面可是慎之又慎。放眼望去,市面上现有的数据线在外披材料的运用上无外乎三种,TEP、PVC、以及尼龙编织。对比三种材质,JUFON数码配件最终选择了更耐磨耐拉的尼龙编制外披,为了进一步完善产品质量,JUFON数码配件又将普通尼龙升级为光丝尼龙,相比一般尼龙,光丝尼龙在光的照耀下独具光泽,在拉力上也远超普通尼龙,对内部铜线的保护上也比一般尼龙更加有效,完美提升了数据线的寿命。再加上JUFON数据线接口使用的是镀金技术,其优点在于,可直接降低了接口的氧化率,使接口长期保持在接触良好的状态下,避免了漏电问题的产生,大大提升了产品质量问题。

同时 “反对女性打宫颈癌疫苗”、“10年内,可以化学合成任何生命”等言论,也让汪建背后的华大基因备受争议。

不过这个大胆的“谎言”最终促成了中国政府加入,并出资5000万元支持此项目。华大基因也因此声名鹊起。

熊思东说,苏州大学非直属附属青海省人民医院的揭牌,将进一步提升苏州大学高原地区疾病研究与诊疗水平,“我们要在做好临床诊疗基础上,依托自身学科优势,进一步做好医学人才培养和医学研究工作,推进医疗、教学、科研融合发展,力争成为青藏高原上医学诊疗和研究中心,为青海人民提供更高质量的卫生保健服务。”

1990年,人类基因组正式启动,彼时汪建还在华盛顿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1993年,汪建回国,做起了乙肝和艾滋病试剂的生意,轻轻松松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图为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与青海省人民医院院长张强签订合作协议。朱建军 摄

虽然华大基因回应这是技术问题,但是公司在舆论上没有占到任何优势。

对此,华大基因在4月7日回应称“不存在虚增利润的情形”,只是财务核算方法不同。

JUFON 数据线 多接口 更方便

就外界对华大基因是销售公司的质疑,华大基因相关人员对野马财经表示:“我们在研发投入这块,整个集团的投入都是非常坚定的和长期的。”

仅从数据来看,说拿上市公司的钱“养”关联交易公司也不为过,难怪深交所会连续追问其关联交易问题。

再看华大基因,实际控制人也是汪建,占股32.99%。而华大基因2017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华大基因向华大智造采购物品总额达2.9亿元。华大智造2017年的总营收是5.03亿元,仅华大基因采购额就贡献了57.6%的营收。

解决了最主要的质量问题,JUFON 3C数码配件一直想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为顾客提供更便利的产品。对此,JUFON 3C数码配件决定从接口类型入手。数码产品现如今最流行的接口有Lighting、Micro、Type-c三种。起初,这三种接口是完全独立的个体,一种接口对应一种数据线,对于有多个数码产品的消费者来说,这简直是一场噩梦。经常拿错数据线就算了,最主要的是还给外出携带带来了巨大不便。于是JUFON 3C数码配件生产出了一种将三个接口合为一体的数据线,无论是哪种产品的接口,只要一条数据线就能轻易解决。而且这种数据线不但适用于手机,pad、kindle等产品也可使用。此外,三合一插头还可以同时为多个人服务,其便利性也是其它数据线所不能比的。

创始人个性太鲜明,又将这种个性带到日常的管理中,对于一个上市公司的发展不见得是好事。在不断的质疑、股价不停的下跌后,“狂人”汪建开始收敛,“举报门”之后,鲜少在公开场合发表类似“狂言”。

即使是现在,华大基因的管理也处处透露着汪建个人的风格。野马财经发现有华大基因前员工在网上吐槽:公司禁止坐电梯,员工胖了要被通报批评,华大基因的餐厅食物标着具体的热量。

张强介绍,十年前,青海省人民医院与苏州大学建立了友好关系,苏州大学已成为该院人才培养的强大基地,如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73名,在职硕士研究生62名,为该院实现建设国际缺氧医学研究基地、国家高原临床医学研究基地、青藏高原区域性医疗中心的目标提供了人才保障。

(JUFON 3C数码配件 数据线)

野马财经梳理其股权结构发现,后者经过层层股权设置,最终由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大控股”)100%控股。而华大控股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汪建,控股85.3%。

与公司性质同时被质疑的,还有对华大基因具体技术的质疑。

紧接着“举报门”又让华大基因的负面舆论持续发酵,股价接连下跌。

即使是当初出让股份,以融资收购CG公司,据传也是老朋友王石在其中牵线搭桥。不同于一般企业家对资本的欢迎,汪建是一个即使资本介入,也要有100%话语权的人。所以才会说出“投资人不听话就打屁股”这样的玩笑话。

去年8月,王石宣布出任华大基因联席董事长,在华大基因的多事之秋加入,某种程度上王石承担着救场的角色。这个曾经开拓出万科这样企业的人,如今要协助汪建重振华大基因了。

(JUFON 3C数码配件 多色光丝尼龙数据线)

这些在国内甚至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事件,为华大基因未来的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随后,华大基因开始从为科研机构等做基因测序转为涉及一般大众的遗传性疾病的筛查,在几年的业务极速拓展期后,2017年7月,“基因界的华为”正式在深交所上市。

汪建自己也表示“会从现代企业的治理、经营的专业化乃至机构面对舆论风波的应对方面,将自己过去30年的相关经验用在这份新工作中”。

(JUFON 3C数码配件 三合一闪电快充线)

汪建从台前退到了公众看不到的幕后。

此外,2003年SARS期间,华大基因也是第一个破解病毒样本基因组的民间机构。

更关键的是,2018年,这种关联交易的额度还在增加。去年11月,华大基因发布公告称,预计2018年和华大智造的关联交易额度是4.26亿元,相比2017年的交易额几乎翻倍。而华大智造在2018年上半年营收为2.76亿元。

去年一篇《华大癌变》将华大基因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文章称一位“13号染色体长臂缺失综合症”的患儿母亲,质疑华大基因的无创产前基因检测出错,未能起到筛查作用,最终导致产妇生出带有生理缺陷的婴儿且不予理赔。

销售公司or科技公司?

与关联交易同时被质疑的还有其核心技术问题。作为“基因界的华为”,华大基因在2017年的研发支出是1.74亿元,占营收的8.3%。而同年销售支出是4.02亿元,占营收的19.2%,远高于研发支出,华大基因也因此被戏称为“销售公司”。

“卫生健康事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青海尤为突出,特别是人才总量不足、高端人才匮乏是主要瓶颈。”青海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吴捷表示,此次青海省医疗机构与科研教学扎实、学术造诣深厚的苏州大学实现强强联合,开启新里程,“这必将有力提升双方临床、科研、教学一体化发展水平,必将有力推动青海省医疗服务能力取得新突破。”(完)

2018年华大基因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研发费用约2.5亿到2.7亿元,预计同比增长43%-55%。昔日的“销售公司”华大基因似乎开始在研发上进一步发力。

随后,他开始着手人类基因组计划,当初国内还无人参加。于是,汪建和他的同学杨焕明等人决定放手一搏。1999年,人类基因组计划在伦敦举行国际会议,杨焕明参加此会,跳上台表示代表中国加入人类基因组计划,然而事实上杨焕明并未获得中国政府授权。